游泳

天庭小狱卒 第七百五十四章 真相

2020-01-13 19:3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七百五十四章 真相

这套吊命针法之前在沐老爷子身上施展过一次,效果不错,至于能不能让已经断气的人,重新焕发生机,刘浪也不确定。

不过,医学史上也不乏起死回生的案例,曾经不止一次出现过已经停止心跳呼吸,宣布死亡的病人,在医生不抛弃不放弃的治疗下,转危为安的奇迹。

“葛教授?”

如果一个陌生人闯进抢救室,对抢救无效宣布死亡的病人扎针,医生护士肯定已经上去阻拦了,但是从刚才刘浪和葛正的对话中,大家都看出,两人是相熟的。

而在这里,葛正是老大,葛正不动,其他人也不敢有动作。

“刘教授是李孟冬大师推崇的当今针灸第一人,大家好好看着,或许会有奇迹发生。”葛正沉声说道。

他是亲眼见识过刘浪能力的,也很清楚,之前和李孟冬合作的针灸戒毒课题,所用的针法也是来自于刘浪。

所以,对于刘浪的这番举动,他不敢有任何阻拦,甚至隐隐有一种期待,虽然,他觉得出现奇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抢救室里死一般的沉静。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刘浪一动不动地看着手术台上的井雪华,鼻尖也是有些冒汗,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一套吊命针法了,如果这套针法没法让井雪华恢复生机,那意味着井雪华彻底没救了。

“有反应了!”

就在刘浪仔细观察着井雪华的时候,一个小护士忽然喊了一声。

刘浪一抬头,正对着他的心电监护仪果然不再平直,有了波动,旁边的血压示数也不再是零,慢慢上升起来。

“不要说话,我们听刘教授的安排!”葛正脸上满是震撼,不过,这时候,他不敢有任何行动,像个小学生一样,听后刘浪的命令。

但是,刘浪并没有命令。

刘浪没有研究过西医,对于心电图和血压没有量化的概念,所以,他伸出手,三根手指搭在了井雪华的手腕上。

然后闭上眼睛,感受着井雪华的脉搏情况。

“应该是中毒。”人的身体机能一旦发达到了一定程度,各项动手能力也会随之进步,拿号脉这件事来说,一般的中医,需要很多年的经验积累,才可以通过脉相判断病情,但是刘浪的触觉比普通人敏锐太多,所以,他能轻易地感觉出脉象之间的区别,进而做出判断。

“既然是中毒,那就好说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毒,但是刘浪还有一套通用的解毒针法。

等待了片刻,待井雪华的脉搏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刘浪一抬手,就将三十六枚银针收起,收起之后并未停顿,三十六枚银针再次扎到井雪华身上。

只不过,这一次换了不同的穴位。

葛正身后的那些医生护士一个个长大了嘴巴,他们学的都是西医,对于针灸一窍不通,可是刘浪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看得他们眼花缭乱。

用时下非常流行的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不明觉厉。

血脉解毒针法施展之后,井雪华很快就有了反应,最直观的就是心电图和血压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呼吸平稳,脸色也红晕起来。

刘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等待了大约半个小时,待针法将毒素完全清除之后,刘浪将银针取下。然后转回身,对葛正等人说道:“应该没有大问题了,接下来,按照医院正常的流程检查护理就可以了。

那帮医生护士如梦方醒,赶紧跑到病床前。

“我这是在哪?”此刻,井雪华竟然恢复了意识,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扫视着四周。

“这里是医院的抢救室,你中了毒,是刘教授救了你。”一个小护士指着刘浪说道。

“刘教授?”井雪华抬起眼皮,看了看那个唯一没穿白大褂的男人。

这不是沐雪晴的未婚夫刘浪吗?

井雪华的神志很清醒,一下就认出了刘浪。

“刘总?”

“是我。”刘浪淡淡一笑,然后问道:“井大姐,你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吗?”他努力地救活井雪华,就是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

对于为什么是刘浪救自己,井雪华一时想不明白,因为她很清楚刘浪的背景,企业家,教授,但是根本没有医生这一项。

不过,当她听到中毒二字,眼中立马闪过一抹怒色,“是侯肃光那个王八蛋,我发现了他在外边搞女人的丑事,要跟他离婚,他就拿一个注射器扎到了我的身上,然后我就没有知觉了。肯定是他给我注射有毒的东西。刘总,你赶紧帮我报警,我要举报侯肃光杀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刘浪就知道驻颜丹不会有问题,想到刚才外抢救室外,侯肃光还将这件事都推到驻颜丹上,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井雪华这是没死,如果真死了,这个锅就要由他来背了。

刘浪安慰井雪华道:“井大姐,你好好休息,侯肃光就在外边,跑不了。”

“葛教授,病人是我的朋友,麻烦你好好照顾。”随后,刘浪又对葛正说道。

“怪不得。”葛正这才明白,刘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抢救室,原来他就是奔着井雪华来的。

“刘教授尽管放心,我安排最精干的人员照顾井女士。”葛正保证道。

“麻烦你了。”刘浪点点头,转身出了抢救室。

抢救室外,哭声仍未停止。

井雪华的亲人正在外边等着,因为正常的流程,抢救无效之后,尸体很快就会推出来,亲人看完之后,送到太平间,可是等了快一个小时,仍然不见人影。

侯肃光也在哭,不过始终没有挤出眼泪。

因为,井雪华死了,他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对于那个对他事业没有任何帮助,离婚反要分走一半财产的女人,他早已忘记了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

“吱……”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响了一声。

所有人都望向门的方向,不过出来的并不是医生和尸体,而是刚才闯入抢救室的那个男人,侯肃光只知道这个年轻男子是跟沐雪晴一起来的,但是具体是谁,却不清楚。

就在他迟愣之际,那个年轻男人竟然直奔着他走了过来,到了跟前之后,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侯肃光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趴到了地上。

上海英港男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普仁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白癫风公立医院
保定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咸宁权威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