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诸天谣 第一百一十九章 螳螂捕蝉

2019-09-12 18:2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天谣 第一百一十九章 螳螂捕蝉

一堵灰黑色的页岩仿佛一本竖立起来的巨书,“封面”上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石英闪亮,边沿部分浸润出小块小块斑驳的红褐色,大约属于氧化铁之类的矿物了。…≦,

满江红用手指摩挲平整的表面,又使劲按了按,感觉它被阳光晒得灼热异常,质地致密坚硬,脸上浮现出一抹浅笑,点头以示赞赏。

嗯,这块石头就像一块黑板,不错!

当初他在紫府里,被周癫用手指头在石壁上划拉出来的字迹唬得不轻,现在龙魂凝聚脱胎换骨,自然便存了一个小小的比较心思。

双膝微曲,双目微闭,舒展双臂,某人凝神数息之后默运灵能,右手中指疾刺石面。

他要在这块石头上画一个大大的圆圈,圈中写上一个大大的“拆”字,就跟在城镇违章建筑墙壁上常见的那样。甚至从海船里面顺出了一盒胭脂,准备呆会儿涂抹在圆圈和字迹上,一定要显露出红艳艳血淋淋杀气腾腾的效果。

为什么不干脆写一个“杀”字?

不,那样太直白,太俗了。这一个天外飞“拆”的哑谜,肯定会让大小牛鼻子摸不着头脑,猜不着边际,脑力激荡也不好使!

另外,南海派主修神识,肉身并不强大,像于沧海那种怪胎属于西瓜地里结出了一个大南瓜。小满哥以手刻字,故意秀肌肉彰显武力,就是要让他们疑神疑鬼,最好跑去昆仑山闹事,碰一鼻子灰。

顷刻间指端风云激荡,灵能一点透出,如米粒之珠释放皓月光华。随着极轻微的一声“笃”,那一指视岩石若无物,如铁条扎入了橡胶泥。

半息之内,小满哥的一个大圆圈即将完成。

咦……

然而,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咤响起,落在他耳中不啻一道天雷。

满江红虽然在聚精会神划圈,却也没有放弃对港口尤其是通道动静的监测,听到声音之后立即罢手,蹑手蹑脚潜出数米,小心翼翼地扒开一丛灌木窥视。

这一片青石广场形状狭长,宽约五十米。一条两山夹峙的通道斜对着港口北端,因此在路上行走的话,不走出山口是看不到港口船只的。而此刻,正有一男一女从露出一角飞檐的房舍处拐出,距离山口才五十多米,距离满江红藏身的山包也只有一百多米。这一点点距离,对于耳目灵敏尤其神识强大的高手而言,相当危险。

“咦……怎么有这么多鸟儿啄食?”男子的声音清朗,不解地停下了。

“哪儿有什么奇怪的,想必搬运货物洒落了粮食呗。瞧瞧,这些鸟儿多可爱呀!”女子抢前几步进入了鸟群之中,蹲下身子用手抚摸其翎羽。偏偏那些海鸟也不躲闪飞起,叽叽咕咕,只顾埋头在石缝草丛中锲而不舍地寻找。

满江红瞧见这一幕场景,差点没把肺气炸。

尽管绕岛一周确定港口的两侧没有人,上岸之后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布置了预警手段,把从船上抓来的两把玉米远远抛进了山口,运巧劲落地无声。在广场上寻寻觅觅的几只鸟儿聪明得很,立刻跟了进去,随后在道路上聚集了一大群。他原来以为只要有人逼近,海鸟群便会惊飞,自己立马就能察觉,谁知道这些扁毛畜生根本不怕人。

“刚才我们从库房过来,老孙头不是说缺乏人手,准备明天搬运货物上岸吗?”男子还是有些疑惑。

“可能就是孙师傅喂的鸟儿吧……经常会有信天翁、海燕飞落燕子楼,我和师妹们如果不驱赶的话,被玉阳师叔见到是要骂的。因为杂鸟多了,信鸽就不好落脚。岛上其它地方没有这个讲究,喂鸟的大把人在。”

“你在燕子楼每天同情报打交道,神思损耗大,要注意身子。我前些天带回来的明前龙井,你吃了吗?”

“昨儿才泡了,一片片嫩芽儿立在琉璃盏中,又香甜又好看。”

“在西湖边的狮峰山上有一处微弱的灵脉,清明前发出的嫩芽是最好的,一芽发一叶……”

男子说着上前数步,心中忽地一惊。

初时他只觉得群鸟啄食的情景不太对劲,眼下站立在海鸟群中了

,立刻感觉到足下凉沁,似乎灵气星星点点汇聚成了小团小团的散布。须知,小满哥为了让玉米粒落地时不发出声响,可是运足了灵气控制轨迹的。本来那些附着在玉米上的灵气早该散逸,被鸟儿吞进肚子后,随着它们的凑堆聚拢便露出了异常。

那男子不动声色,微眯双眼释放境界,感觉空中有一条极淡的青色轨迹从这里横越港口广场,落到了海边的小山包后。再一望大海之中,虽然看不见船只,离岸三百多米外却有四条桅杆的长长斜影在加速逃离,居然没有张帆。

满江红不知道已经露出马脚,竖起耳朵静静听了一阵,见他二人驻足不前,完全把这一群海鸟当成了和平鸽在逗弄,顿时松了一口气。再扭头望望海里,见十一条船倾斜在五六十米外,沉得慢的水淹甲板,沉得快的只剩下了桅杆。大白这货倒是机灵,只顾拉扯剩下的四条船飞跑,西沉的斜阳把船身在海面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这样最好!

小满哥其实不太想和南海派照面,大打出手。

打不打得过是另外一说,关键这里是周癫传下来的唯一道统,从传承上讲系出同源,从辈分上讲自己和建文帝平级,算是南海派的师叔祖。站立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方式自然不一样。他对比过虎渡河之夜老牛鼻子施展的手段,觉得南海派不是凶手。虽然从俗人的角度看,他们也很嚣张讨厌,试问哪个修真门派不如此?玉笥岛确实有虐待俘虏的嫌疑,可总比一刀咔嚓了强吧。

更何况末世将临,他还缺乏保命的手段,系出同源的南海派将是进修的最佳选择。

其实,连龙天都不知道开创南海教派的“无上真人”是建文帝(呵呵,这个道号够霸气,配得上一代君王),建文帝的师父就是大名鼎鼎的仙人周癫,说过这样的话。

大陆修真者排挤南海派,原因在于:一、神识攻击看不见摸不着,防不胜防,很有一点像武林中的暗器、毒药,为人不齿。二、偏居海隅,非我神州正统。三、专门剽窃各派功法,惹得天怨人怒。四、底蕴浅薄,历史上没有飞升过仙人,在近代也没有出威震天下的牛人。他们的强力依仗是吕宋群岛上几百万信众,罗浮岛相当于基督教世界的梵蒂冈。但是对于浩浩神州上的修真者而言,番邦小国,何足挂齿!

龙天甚至预言,每五年一度的修真界最高规格聚会——凌霄大会,今年九月将轮到桃都派主持。如果在与会之前南海派还不把势力从大陆上撤走,恐怕一些门派会联合起来,撕破脸也要把它挤走。

所以,从同门的立场来看,小满哥对南海教派又心怀戚戚焉。

以前他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白就是黑,一个人不是好就是坏,一件事情不是对就是错。现在发现许多事物不好界定,许多情绪谈不上爱恨。就像对南海派这样的,他一方面要打击逃避,一方面又想维护靠拢。

矗立在海鸟群中的男子,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他察觉出那些微弱的灵气团极为精纯,实乃平生仅见,竟连炼气八层的两位太上长老都赶不上。可是仅凭这些残留的气息,无法判断境界实力,他也不相信对方处心积虑潜入宗门,只是为了偷走几条海船。

罗浮岛往北往南皆是茫茫大海,直通南北两极。往西去两千里才是神州大陆,往西南去一千里只有一个稍微大点的玉笥岛,其余岛礁均无人烟。往东五百里则是弧状的吕宋群岛链,吕宋国有军舰飞机守卫海疆。

对方明显不止一个人,是如何越过了辽阔海域悄无声息地潜入呢?

好厉害的手段,好大的狗胆!简直没把我南海圣教放在眼里。

莫不是藏在运货的船中进入,吕宋国里出了叛教内奸?

男子的几件法器在和《光明世界》的一战中损毁,思忖今日同师姐出来散步,恐怕她身上也未携带大威力器物。对方还留下一个藏在山包后,可不能让他跳进海溜了。自己水性不佳,港口又偏僻,等师长们赶到也迟了。护岛的蛟龙只有掌门和太上长老可以接近,半年前稀里糊涂受重伤返回,正在静养,不知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和法符。这厮性情暴烈,嘴下历来没有活口,还是别去打搅的好。

该想一个什么法子呢?

逗弄鸟儿的女子扭头见他脸色阴沉,不由惊呼道:“你怎么啦?”

听到这一声惊叫,正准备转身的满江红被吓了一跳,慌忙又凑过去偷看。

男子心道坏了,生怕打草惊蛇,急中生智,仰天长叹了一声道:

“哎,是我无能……半年前和《光明世界》一战,连累两位长老和诸位师弟葬身天龙研究院,玉阳师叔、于沧海、郭春海至今下落不明,南北两越的外门差一点全军覆没,南星师弟的道心受损、境界大跌……就连燕子楼,也集体受到了责罚。”

“别总自责呀,这事儿不是揭过去了吗?连掌门师伯都说,你冒死救回南星是大功一件!燕子楼专掌情报,也是有的。像在和《光明世界》决战的那天下午,我们收到‘军方异动’的消息,可飞鸽传到吕宋,再由吕宋通知你们,已经迟了。”

“通知了也没用,该打的还是要打……哎,我不明白,既然一只脚已经踏入红尘,为什么宗门还搞飞鸽传书?为什么还要坐木船颠簸十天去玉笥岛,从吕宋国调用直升飞机半天就可以飞到。”

女子拧了拧秀气的娥眉,望定男子道:

“嘘,你小声一点儿……师长们不是说过,任它万般机巧,我只谨守道心。若事事图便利舒适,罗浮岛会变成菜市场。你看,如果燕子楼架一部,膳堂是不是要整一个冰箱,杂役是不是也要配一台汽车……这样下去都成疗养院了,还怎么修行?况且,内门外门在世俗界办事的时候,宗门也不禁止使用科技,只是不提倡罢了。”

“是的,罗裳师姐教训得对,是云飞糊涂了。”

男子左手搭上右掌,上抬齐胸,弯腰深深施了一礼。

女子还蹲在地上呢,乍见对方郑重其事地施礼,一时间竟愣住了。又见他虽然摆出稽首的姿势,言语尊重,颈子却伸长着,炯炯目光飞快地绕了自己腰身一圈,又死死盯着胸前看,不禁大羞,满面通红地站起来侧转身,一颗芳心兀自砰砰乱跳不已。

师弟今日胆子忒大,怎么我也不恼,倒好似有一些欢喜?

“师姐胸前的法器饱满润泽,竟是何物?”

女子哪里听过这样放肆的言语,以为他存心挑逗,心中大骂“登徒子”,手却不听使唤,从颈子上解下一个玉环递过去,道:“一,一块杂玉,上岛前我娘给的。”连声音都有一丝颤抖了。

男子一下子没接稳,急忙附身用右手一抄,堪堪在玉环触及地面前抓住,似乎生怕再掉下去,复又蹲身用左手去捧。

地面鸟群被他的胳膊这么一呼扇,轰然散开,却不走远,叽里咕噜以示不满。

女子吓得用手拍拍高耸的胸脯,把一声惊叫咽了回去。这玉环不值钱,却是娘亲留下的唯一念想,陪伴自己十几年了,摔碎了可咋整?不对呀,云飞师弟见到这块玉也有千百回,今日怎说出这样奇怪的话?

男子捧玉的双手慢慢离开了地面,手背下的石板上赫然出现了两个字:有人。

有人?

宗门所在,戒备森严,居然有外人登岛了?

女子的大眼睛瞪得溜圆,看看地面,又看看男子,后者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哦,原来他是在演戏!

女子恍然大悟,瞬间又泛起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

但毕竟在燕子楼熏陶了许多年,罗裳迅速恢复冷静,笑吟吟从男子手中接过玉环,嗔道:“摔坏了叫你赔!见着玉环就想起家里人……哎,听说我那个不成才的弟弟前些日子离家做工去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

男子和她相识多年,哪里会不知道对方没有弟弟,却道:“不用担心,吕宋岛东部大搞开发,海边靠近大道的山头上全在建房子,人山人海,可能去那里了。”

他二人心存默契,这两句话的意思是:人藏在哪儿?在东边正对路口的小山包上。

……

满江红听到那个仪表非凡的年轻男子就是玉笥岛传说中的飞龙将军云飞,不禁大感兴趣。但二人随后又聊起家长里短来,简直越听越没劲。等了一阵子,见他们一时半会儿没有走出山口的意思,又躬腰蹑脚转回去。

小满哥的神魂颠倒大疑阵还没完成呢,时间可得抓紧。

石板上的线条深约半寸,一个大圆圈的下半部分几乎合拢了,却因为听到声音后手一抖,最后一抹便斜奔向下,形成了一个鱼钩形状。如果在底部再戳一个洞,就变成了一个相当标准浑厚的问号。

月亮粑粑的,小爷连一个圈都没有画圆!

海底沉积岩比页岩硬,页岩又比沉积岩脆,两下抵消,在上面刻字的难度差不多。再写几个字试试,总要比周癫的蚯蚓排队漂亮一点吧。

写啥呢?既然布疑阵,须传递出一些模棱两可或者异想天开能够把人引入歧途的信息。眼下浑圆线条的气势被截断,在倒悬的“鱼钩”里面写上一个“拆”或者“杀”字,显然不合适了。

山口那边如银瓶乍破,传出高分贝的叫骂声。小满哥正垂头丧气思考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俺说你这位菇凉怎么啦,老是杀猪似的一惊一乍,还有没有一点修真淑女的觉悟,还要不要人消停了!

可是没办法,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被发现了会很麻烦。

某人只好强压烦躁,鬼头鬼脑踅回。

靠,云飞那货怎么不见了?一惊一乍的“淑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正指着路旁浓密的树丛骂道:

“……云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玉笥岛上有一个小相好,上次你还送给她一面小铜镜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检查库房的意思,你是在查看有没有给玉笥岛安排粮食,宗门是不是准备弃岛……”

树丛枝叶像是被风吹一般“哗哗”摇晃了数下,男子始终没有出声反诘。

这是神马狗血剧情?阿弥陀佛,女人发起脾气来好凶,不知道如歌以后会不会变成这样。

满江红兔死狐悲,在心里默默三鞠躬,云飞同学永垂不朽!

不对呀,瞅你俩若离若即的样子,应该还处于窗户纸没捅破阶段,怎么敢发“河东狮吼”这样的大招?云飞和水月没什么瓜葛呀,不过……水月的最爱真还是一面小铜镜子。

某人心中一边八卦,一边把目光顺着女子手指的树丛回退到山口,往左延伸了大半圈,发现树林茂密连绵,竟然接到了小山包左侧,心猛地一沉。

不好,小爷好像中拖兵之计了!

就在某人突然醒悟,刚刚准备有所行动之时,侧后方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身上这件道袍,哪里来的?”

小儿反复发烧
小儿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