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四百章——兵行险招

2020-01-17 00:0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四百章——兵行险招

听到火云出事儿了,祁继猛地跳了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出静修殿,同时焦急地问道:“什么情况?”

玄老无奈地说道:“火云似乎坚持不住了,她的先天之灵陷入了沉睡,随时都有泯灭的危险。”

祁继听了这话,更是急得五内如焚,迅速来到那尊大鼎前,以神魔之眼观察鼎内情况。

只见大鼎之中,无论是火云的身躯,还是火灵原液,甚至是火精,还有数以千计的灵草,全都融为一炉粉红色的液体。而火云则只剩下了一尊光华璀璨的先天之灵,在粉红色的液体之中上下浮沉。

不过火云的先天之灵,却双目微闭,似乎在假寐一般。无论祁继如何呼唤,火云的先天之灵,就是没有反应。

祁继恼怒地看向玄老,“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祁继的口气强硬,不像是在询问,更像是在责难。祁继当初被玄老所救,一直信服依赖玄老,还从来未曾对玄老发过火。

而玄老却是一脸的无奈与自责,叹气说道:“这是洗心炼灵的一个过程,脱去凡胎,重铸灵身。只要火云的先天之灵醒来,这一炉的天才地宝,便会帮她重铸火灵之体。而现在这个过程,宛如回归母体,温暖自在。火云的先天之灵沉迷其中,就是不肯醒来,所以再回僵持在这里。”

祁继听到玄老的解释,也知道这还是火云自己的问题,玄老也是无可奈何。

祁继咬了咬牙,对玄老说道:“玄老,对不起,我刚才语气重了些。”

玄老摆手说道:“我也知道你是救人心切。”

祁继心焦地看向火云,低声问道:“玄老,现在该怎么办?”

玄老也是叹气说道:“一般来说,洗心炼灵到了这个时候,受术者都是一蹴而就,瞬间铸成灵身。从来也没出现过先天之灵沉迷的状态,之前那么惨烈的痛苦,她都能忍受,可偏偏是在现在陷入了昏迷,我也是无可奈何。”

祁继不甘心地说道:“难道就让师姐一直沉沦于此吗?”

玄老摇头叹道:“除非有一位精神力修为高深的高手,以精神力将她唤醒。如若不然,就只能等她自己醒过来了。”

祁继当即说道:“我精神力修为也不低,我来试试。”

玄老却劝阻道:“你精神力修为虽好,但是境界太低,想要强行唤醒火云实在是太难了。”

祁继把心一横,直接说道:“难也要试一试,总比等着强。”说着,祁继直接对着大鼎盘膝而坐,先天之灵从眉心的灵台识海飞了出来。

随着祁继先天之灵的飞出,那七品业火红莲台则是托着祁继的先天之灵,周围万千灵体随之飞出,口中诵念神秘的佛门经典。

霎时间,玄天塔内,金光绽放,红莲绚丽,满天纯洁的灵台虔诚跪拜,梵音禅唱响彻一方,如洪钟大吕,抚慰心神。

祁继的先天之灵,驾驭着七品业火红莲台,飞到了大鼎上方。透过手中的神魔之眼,看着鼎内的火云。

而那千万灵体,也随之飘飞过来,以祁继为中心,围绕着大鼎漫天环绕,依旧不断地诵念着经文。

祁继突然开口,对着大鼎呼唤道:“师姐,快醒来吧!”

只见鼎内的火云,先天之灵微微皱眉,似乎有一丝挣扎,但却没有醒过来。

不过祁继却没有灰心,只要火云有反应,便是有机会。祁继再次大声呼唤道:“师姐,我是祁继,你快点醒来吧!”

祁继这一声,运用了一点狮子吼的技巧,却没有狮子吼那般强劲的冲击力,同时却拥有狮子吼的穿透力。伴随着万千灵体的梵音禅唱,直接冲击着火云的先天之灵。

这一次,火云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出现了挣扎的样子。

玄老见状,当即喊道:“祁继,小心。火云现在只是先天之灵的状态,十分脆弱,经不起狮子吼的冲击。”

祁继闻言,也是紧张万分,思绪飞速旋转,不断思考着该如何唤醒火云。

突然间,一个疯狂的年头出现在了祁继心中,“既然在外面叫不醒她,我便进去将她拍醒。”

想到此处,祁继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以先天之灵钻进了大鼎之中。

玄老在旁见状,顿时惊呼道:“祁继不可!”

不过玄老这话终归是晚了一点,祁继已经钻进了大鼎之内。在大鼎之中,祁继顿时感受到了澎湃的火力。这粉红色的液体,看上去人畜无害,不过却是热力惊人。

祁继只觉得一阵炽热袭来,几乎都要将他的先天之灵分化了。在祁继的身体上,顿时汗水肆流,好似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在如此炽热的环境中,祁继根本就是举步维艰,更别说去找到火云了。就在祁继进退维谷时,那七品业火红莲台,竟然跟着进入了大鼎之中。

七品业火红莲台,与祁继心神相连,直接飞到祁继脚下。嫣红的红莲业火升起,保护住了祁继的先天之灵。

这时,祁继才感觉到一阵温暖,抵御鼎内疯狂的炽热。

祁继连忙催动着业火红莲台,朝着鼎内深处飞去,有了业火红莲台的庇护,祁继也是无所畏惧,横冲直撞,寻找着火云的先天之灵。

还好鼎内空间不算太大,祁继很快找到了火云的先天之灵。只见火云的先天之灵,恬静安睡,宛如婴儿一般。

祁继则是毫不客气,直接一巴掌拍了上去,打在火云的脸上,说道:“师姐,快醒醒吧!”

火云的先天之灵,在这粉红的液体之中,却是觉得无比舒适安逸。现在却猛地被祁继拍了一巴掌,顿时猛然惊醒,看向祁继时,先是一阵惊慌是,随后却表现出一种害羞与不安的样子来。

祁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先天之灵身穿狱神刑甲,可是火云入鼎前,可是取出了所有的法器灵器,现在可是完全赤裸的样子。

刚才祁继为了唤醒火云,也没想这么多,而现在发现了这一点,也是无比尴尬。祁继当即扭过头去,尴尬地说道:“师姐,你不要再沉睡了,尽快凝聚火灵之体。我……我现在就离开这里。”说着,祁继便驾驭着业火红莲台,原路折返了出去。

不过祁继走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身下的业火红莲台之中扣了扣,拿出一颗金虹的莲子来。

祁继双手一拍,将这颗莲子拍得粉碎,融入了粉红的液体之中。而这莲子的粉末,与粉红液体融合之后,瞬间就好似开了锅一样。

祁继不敢多留,立马驾驭业火红莲台,直接冲了出去。到了鼎外,祁继看的清楚大鼎,不住地颤抖着,变得极不安稳。

玄老则是大喊道:“祁继快回来!”

祁继不敢久留,先天之灵连忙催动业火红莲台,飞回了灵台识海中。满天的灵体,也是随着进入其中。

这时,玄老才说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若不是业火红莲台,你的先天之灵都会被融化。”

祁继憨笑一声,还不待他说话,那尊大鼎竟然“轰”的一声,炸开了。

百色市妇幼保健院
缙云县人民医院
湖南癫痫病治疗费用
九江牛皮癣怎么治
威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