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马斯克旗下媒体恶搞嘲讽DNA检测行业终于

2019-12-04 17:3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马斯克旗下媒体恶搞嘲讽DNA检测行业:终于证实了我的眼球颜色

如今市面上出现了一些基因检测公司,比如消费者把自己的唾液邮寄给公司,并支付费用,则可以通过DNA知道有关自己祖先的信息。不过据外媒最新消息,马斯克支持的一个媒体项目最近推出一个站,对现有的基因检测公司进行了搞笑的嘲讽。

据国外媒体报道,上述媒体恶搞了一家名为DNA Friend的虚假基因检测公司,据称是是一家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服务公司,要提供有史以来最快速的DNA检测服务,其对手包括23andMe。

这家公司颇有恶搞的天分。

据报道,DNA Friend公司开设了一个官方站,并注册了社交络账号。该公司脱胎于另外一个名叫Thud的新媒体项目,这一项目由来自洋葱(Onion)的员工创办,过去一直获得马斯克的支持。

根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马斯克最初拥有Thud这项业务,但是在今年一月份将其卖给了洋葱的前任本伯克利(Ben Berkley)和科尔博尔顿(Cole Bolton)。

过去,马斯克曾经把洋葱称为历史上所有意识的生物,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所创办的最伟大的出版物,这种评价也体现了洋葱的讽刺特色。

据报道,DNA检测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仅面向家庭的家庭DNA检测公司23andMe一家就声称拥有800多万用户。其主要竞争对手祖先公司(Ancestry)的基因数据库中有1000多万用户。

一些机构预测,到2024年,DNA检测的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220亿美元,但是这一市场也因一系列问题而受到抨击,其中包括缺乏对消费者个人隐私的保护、与执法部门的关系,以及令人质疑的临床效用。

消费者基因服务公司Family Tree DNA的前任首席科学官、遗传学家戴维米特尔曼(David Mittelman)表示:消费者基因检测公司有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既要开发更多基因组应用,以吸引更多客户,又要负地开发应用,以确保科学的有效性。

这是一个很难平衡的行为,他指出,上述虚假公司的嘲讽站突显了该领域最近的一些失败。

在其站和社交媒体账号上,DNA Friend公司抨击基因检测公司向消费者收取费用,而所提供的仅仅是一些显而易见的信息,比如对眼睛和头发颜色的估计。

一位基因检测的客户在一份证词中表示:我一直怀疑我有一双棕色的眼睛,但DNA Friend公司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在另一份虚假的用户反馈记录中,一位名叫卡尔Carl的男子指出,DNA Friend把我的DNA与1980年代在洛杉矶发生的一系列未侦破的谋杀案联系起来。据悉这名杀手在30多年之后被发现,原因是他的亲戚将DNA上传到了一个名为GEDmatch的开源站。

上述杀手随后被捕,这一事件引发了关于消费者是否意识到他们的基因数据可以用于刑事调查的辩论。

个人隐私是另一个热门话题,因为基因检测公司有时通过与制药公司达成研究方面的交易来赚钱(公平地说,这些公司通常会征求同意,不过大多数客户并不总是阅读相关的条款和条件)。

我们知道你把你是谁的每一个隐私细节都委托给了我们,该站开玩笑说。我们决不会让你的DNA落入我们公司合作络之外的任何人手中,从而破坏这种信任。

DNA Friend公司也揭露了基因检测检测方面存在的一些不足,比如非白人、非欧洲人用户缺乏参与。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包括23andMe在内的几家公司已经公开承认,他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另一位冒牌用户朱莉-安妮(Julie Anne)表示,当她发现自己的唾液主要是欧洲人的,这让她兴奋不已。

这个站非常搞笑,值得花点时间浏览

但就像喜剧通常做的那样,它也涉及到一些严肃的主题。此前美国纽约时报委员会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告消费者对他们的DNA检测结果过于信任可能带来的隐患,这引发了一些消费者的注意。

这些担忧集中在23andMe公司的乳腺癌检测上,该检测只在少数已知存在的地方寻找突变,而不是所有与高于平均水平的乳腺癌风险相关的突变。

换句话说,纽约时报文章的作者担心23andMe可能会为那些本来是寻求医疗服务的人提供虚假的信息和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23andMe公司和谷歌存在某些联系。该公司创始人是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她是谷歌旗下视频站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的妹妹,也是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的前妻。

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小孩厌食吃什么好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