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两界第一人 第197章 树屋赠玉

2020-01-13 22:44: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界第一人 第197章 树屋赠玉

将符纸鹤在树屋门上一按,那扇粗朴的木门就悄然打开,房间不大,仅有一窗一桌一床一橱,很是简洁朴素。

轩辕小沉无声地从符纸鹤空间里,一样样拿出东西来布置这间斗室。

通天仙宗弟子的居所随着其实力的提升可能会迁徙到岱舆山的更深处。

每年新入谷的弟子一般是寥寥数百,而上一届老弟子都会新弟子准备生活所需的器物,并且做得足够用心。

符纸鹤里有醉花荫给出的鲜花香露,方圆村给出的墨家工具,神针坊给的衣裳床帐,种类繁多,想到没想到的都给置办的很是周到。

轩辕小沉有条不紊的整理着,动作轻柔,这些稍微繁琐的内务整理并没有占据她太多心神,她在思考着刚才琼宵说的话。

青丘小狐女和婆罗花精对她满怀仰慕和善意,而琼宵对她的态度,则是恶意满满的诋毁,不得不说,琼宵的话,有些字字诛心,让她一时难以平静下来。

这时门上轻轻传来三声叩击,伴随着一道胡不归的声音:“睡了吗?”

轩辕小沉此刻却不怎么想见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门上很果决的又传来三声叩击,胡不归继续说:“晚上没吃,我饿了。”

轩辕小沉刚才也没好好吃饭,晚上这顿宵夜她本就不打算省,还特意装了些还温热的白饭回来佐菜。

胡不归这是算准了她的心思来蹭饭的。

她过去打开门,胡不归已经把玉冠去了,乌发只拿银丝带随意绑着,笑吟吟走进来,负在背后的手中还藏着两只带泥封的小玉瓶。

屋内已经被布置的很有女儿气息,看起来舒服温馨。

他进门就明知故问:“为什么装睡不愿意给我开门?”

胡不归身材高大,一进来显得这间屋子有些狭窄,轩辕小沉躲了躲,后退一步,轻声说:“没事。”

胡不归不知如何开口,他重开青丘夜市,甚至接掌通天仙宗的一应事务,统统得心应手,碰上情事还是一如不知所措的懵懂少年。

琼宵被他丝毫不留情面的让执法长老把符纸鹤索回,除名之后,连夜逐出谷。

他怕轩辕小沉心里不痛快,赶着来陪她,真站在心上人面前时,看着她因为那些话,明显的有疏离和介意,关心则乱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他觉得自己尚且配不上她,说她在他心里无人能及,说他看见她脸上笑容消失就有些一筹莫展?

他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让她心中一点芥蒂都没有。

轩辕小沉是个懂事的孩子,见他不说话,一会就自己醒悟她是迁怒了胡不归,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想吃什么?”

她在一堆食材中仰起小脸,认认真真问他的样子很可爱,胡不归忍不住微笑,说道:“我给你做过油肉吃。”

拿九黎壶吸油烟这么暴殇天物的行为,轩辕小沉做得很理所当然,吸油烟的同时还不忘给加个炎咒让火势旺盛些。

胡不归按照陈小沉的习惯口味,地书空间一向备着切薄的肉片,泡发好的木耳和切成段的蒜薹。

肉要拿全蛋和花椒胡椒粉山粉腌制,再调一碗带秋油的芡粉汁,多放油把肉炒至变色,再爆香葱和大蒜末炒熟蒜薹木耳,顺着锅边烹入一大勺陈醋,看蒜薹炒到微微透明,加入肉片和芡粉汁翻炒均匀,出锅前淋入两滴醋,不可多,增香即可。

在一起享受食物的美好很奇妙,安静不出声的夹着菜,也会感觉和对面的人贴的很近,家常又温暖。

肉片炒得不算多,只有半斤左右,轩辕小沉就着饭吃着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向胡不归问道:“为什么每次就炒这些?”

胡不归笑着多给她布了一筷,说道:“肉片一次炒这样多,老嫩刚好,这道菜就那一点微酸吃起来开胃又不腻,要是不够吃,再炒一份给你。”

轩辕小沉不舍得让他再费事,连说够了,拿起他带来的两只小白玉瓶,问他:“这是什么喝的?”

“蝶豆花露。”

透过羊脂玉小瓶的薄薄瓶壁,可以看见那果子露呈白中带紫的渐变色,像一片绮丽的星空。

她端详一会儿,说道:“这个若是拿水晶盏盛了,盏下嵌一颗夜明珠打光,折射出来星芒更好看。”

胡不归点头微笑,尽力吹捧:“还是你们女孩子眼光好。”

桌上饭菜已残,夜色阑珊,再待下去有些不妥。

胡不归恋恋不舍的起身要走,从袖子取出一枚水滴状的白玉坠,说道:“我来,是要带这个来给你的。”

轩辕小沉接过来一看,那玉坠莹润洁白,触手生温,贴的极近时能隐隐看见里面有一蓬紫云。

“这是一缕元神?”她有些不解的望着他,不知道他赠她这个玉坠的含义。

胡不归将伸到她脖子后面,亲手为她系好玉坠红绳,说道:“我要去凡间好些天,你戴上这个玉坠,一有什么变故,立刻我就能知道,这样我就踏实些。”

她当年分了一缕元神随他去凡间,如今投桃报李,他也分一缕元神守在她身边。

轩辕小沉摸摸那玉坠,胡不归此刻站得极近,能看见她青丝间那朵素心兰轻微颤动,知她是害羞了,忍不住道:“小沉,我……”

一只小手止住了他要说的话,唇边柔软的触感让胡不归怔了怔,这个动作看起来他好像在吻她的指尖。

轩辕小沉抬起头,微咬樱唇看着他,眼中盈盈如水,轻声道:“我等你回来。”

胡不归放心下来,说道:“最迟也就半个月,你若是有事找我,可以去洞天福地,那里有个阵法,可以传信给我。”

“不用,通天仙宗这些新人好玩的很,又出手大方。”

胡不归忽然觉得有些醋意翻涌,看着轩辕小沉含笑的双眼,知她是在拿玄融的事故意逗他,心里又爱又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低下头小脸上啄吻了一下。

他待她一向规规矩矩,这样的亲热还是首次,轩辕小沉惊到愣住不知道作何反应。

胡不归捏住她下巴,低头还要继续,小丫头这才醒过神来,羞恼的抵住他胸膛说道:“你没问过我。”

胡不归轻笑,声音低沉:“这种事哪有问的?”

他又不是个君子,问了哪里还亲的到,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轩辕小沉羞得脸上发烧,又挣不开他的怀抱,索性把脸埋入胡不归怀中来避开,轻声控诉说道:“你欺负人。”

听着她熟悉又陌生的娇嗔,胡不归轻轻抚摸她的柔发,心中融化如春水,温声道:“我并不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口碑
武汉民生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长春有什么专治银屑病医院
南通白癫风公立医院
内蒙古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