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汉皇刘备 第三百八十六章 袁刘大战(十六)

2020-01-14 18:1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汉皇刘备 第三百八十六章 袁刘大战(十六)

张郃进了营,便问曹操:“曹公,张飞既来,必有防备,我等如何击之?”

人家敢来,就证明人家有把握全身而退。现在两家汇合到了一起,怎么打才能胜?张郃可不想打成一锅粥然后互有胜负,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胜也好,败也好,对曹操来说都无所谓。在他看来,只要能把天子给抢走,二万大军哪怕是全部葬送在这里了,也划算。

有了天子在手,你刘玄德不是一直标榜你是大汉纯臣吗,到时且要看你如何应对。

见张郃发问,曹操便把舆图让人给拿了出来,摆在案上,道:“儁乂,你且来看,贝丘乃张飞必经之途,吾大军于此设伏,如何?”

张郃看了看舆图,贝丘与甘陵两城遥对,两城中间,一南一北两条官道于此相汇。地形倒是很不错,只是这么庞大的军队在这,能瞒得过张飞吗?

心中这样想,嘴上也这么问了出来。曹操听了,笑道:“彼有斥候,吾等岂无?”曹操这么一说,张郃便明白了过来。张飞沿途命斥候探听消息为大军开道很正常。但人数也绝对不会太多,所以他们最多也只知道贝丘与甘陵有一支大军,到时自己与曹操率军一走,自家斥候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隔绝了战场消息,他们还能知道自己军队藏在哪里那就是见了鬼。

当下两人计议完毕之后,便开始清除探子的耳目了。无数的斥骑一队队撒了出去,监控着方圆五十里内的一举一动。曹操甚至把许褚等将亦派了出去,希望能籍他们的个人勇武,击杀张飞的斥候。

很快,甘陵城与贝丘城中,就响起了厮杀声,而后,官道两侧,战斗声亦频繁响起。曹操压根就不怕张飞知道前方有兵马在,除非张飞真的能带着人马飞过去。不走贝丘,张飞只有北上东武城,那就离青州越来越远,进入冀州越来越深了。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走。

张飞接到斥候的战报,一脸凝重,贝丘与甘陵有曹操大军?张飞把情报递给贾诩,贾诩看完之后,心中一叹,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初他执意要走并州。除了想替青州拿下并州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走魏郡的话,离曹操实在是太近了。魏郡、清河都与兖州相接,如此庞大的军队,想要瞒过曹操实在是艰难。而高干却要比曹操好对付多了啊。

大军停了下来,张飞把几个军头都请了过来,告知此事。段煨问张飞:“不知益德有何打算?”

张飞坐在正中,听了便道:“有何打算,杀过去便是!”

吕布听了,哈哈大笑:“益德此言,深合我意!”张绣亦表示赞同。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怕过谁来。再说了,自己这么多军队,兵强马壮,还怕一个曹操?

只有杨奉、董承两个,听闻曹操亲提大军于前方阻道。面有难色。他二人一个是贼帅出身打不过便投降了朝廷;一个是外戚没怎么带兵打过仗。闻言心中不禁畏惧。张飞一看,心中鄙视,却不好说什么。便道:“若遇战,还请段将军与杨、董二位将军一道坐镇中军,护卫陛下与百官。”

天子不能有失,杨奉与董承这二个恐怕也难以依靠,张飞索性便让段煨也去护卫中军。如此一来,前方有自己与吕布、张绣,后方有段煨、杨奉、董承,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了罢。

段煨应下之后,吕布又道:“吾部将高顺,有陷阵一营,精锐非常,可守中军。”张飞听了,欣然许之。

两军直面干架,到了这个时候,贾诩便帮不上什么忙了。全看谁的拳头够大、够硬。张飞一路率军到了贝丘,一看这地形,便道:“曹操若击我,必于两城之中也。”一条十字官道在两城之中,旁边又地势平坦,正是厮杀的好地方。

于是张飞便命令大军在官道右侧偏高处扎营。然后请来众将道:“不知曹操藏兵何处,为免后路有失,吾意欲先拨贝丘城。”

众将听了,皆应了下来。都是打过仗杀过人的,自然知道要是继续行军,不说前方会如何,后面贝丘与甘陵两城守军一出,锁了官道来击后路,这就是个大麻烦。这么远的距离,行军途中你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让军队戒备,体力和精神吃不消。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不管你伏兵在何处,我先攻城,看你出来不出来。

出来咱们就明刀明枪的硬干;不出来,就先吃掉你贝丘守军。

接到张飞攻打贝丘城的消息,曹操就无奈的笑了。他留了一支军队在贝丘附近,而甘陵那边,张郃率了本部与甘陵守军,也静静的伏在离贝丘不到百里的地方。而他则亲率大军,在贝丘前方相候。本来的打算就是让张飞大军通过贝丘城之后,让夏侯渊与张郃一道率军击张飞后军,然后自己则遣人击张飞前军,再趁乱掠夺銮驾,趁机远遁。

谁曾想,张飞就选了一条让他最不愿意的路。攻打城池当然也在曹操的预先推算当中,只不过这样一来,自己这边就占不了先机了。

没了战场主动,唯一的选择就是硬碰硬,这并不太符合曹操的意图。不过,很多事情并不能以自己的意愿来进行,这很正常。那就先拼一场看看有没有机会吧。

张飞一攻城,贝丘就告急了。贝丘一告急,张郃自然是坐不住了。他要是在界桥还好,可以说是太远了来不及。但是近在咫尺他若是不往救,到时候甘陵的官吏们参他一本,他可就百口莫辩了。这不,身边的甘陵都尉比自己还着急,一个劲儿的在催了。

张郃无法,只好立即整顿兵马,往贝丘进发。张郃一动,夏侯渊也藏不住了。自家主公把张郃给招来了,明显张郃这是以卵击石,要是自己不出来帮忙看着张郃送死,自己也难逃其咎。

张飞甫一攻城,未几便见两路大军现身,不禁哈哈大笑。于是背城立营,列阵以迎。张郃率军到了阵前,大喝道:“张飞!你无故侵我冀州,以至生灵涂炭,我大军已至,你还不速速退去!”

张飞仰天大笑:“要战便战!何必多言!”

福建省汀州医院预约挂号
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牛皮癣手术治疗
枣庄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新疆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