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穿越不相爱 第六十五章 白虎令

2020-01-13 22:4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不相爱 第六十五章 白虎令

“小姐饭菜都凉了,你真不吃吗?”

“我现在那有心思吃饭”落青是万分的不相信自己要嫁给凤夕夜的事,准备做一下死前的挣扎。

“月竹你说大叔怎么今天一出门就是一天,不像他平常的样。”

“小姐我也不清楚,估计老爷是在军营练兵吧。”梅林猜测道。

落青支着个脑袋不知道等了多久,眼睛都快咪的睁不开了“小姐小姐老爷回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落青惊站了起来,眼睛瞪着雪亮,“大叔你总算回来了。”

“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你饭吃了吗?我让兰儿做了你爱吃的菜,快坐。”落青殷勤的拽着落青的手。

落山风见此叹了口气,“青儿你随爹来”。

“啊~大叔你不吃饭吗?”落青愣着没反应过来,“小姐~老爷走了”梅林好心的提醒道。

“不行,我话还没说呢,不过怎么办我等了那么久饭还没吃呢”,落青心痛的盯着桌上的菜尤其是那红烧排骨。

“小姐要不你先吃再去找老爷?”梅林提议道。

“这样好吗、让大叔等自己”,落青摇了摇头,一会还要抱人大腿呢,迟到是态度问题,“算了等我回来再吃。”

说完不忍心回头看的往落山风走的方向奔去。

咦~门开着,落青走进了书房,落山风站在窗前、明明是夏日到让人觉的悲凉。

大叔,我来了,落青软软的叫了一声,恩,落山风早在落青在走廊的时候就听到了脚步声。

落青直觉觉得眼前的人乖乖的,要换成平时自己这么撒娇似的样子,大叔这会铁定高兴的很。

但是今日.....说到这落青才发现落山风还穿着朝服,难道是,“大叔你不会是这一天都呆在皇宫吧。”不是反问是肯定句。

恩,落山风没有回头,只是对着窗子。

“大叔,你是不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落青尴尬道。

青儿~落山风看着眼前那张可爱俏皮的样子和珂珂是一模一样。

这孩子自己怎么放心得下,“大叔你说话啊。”落青要是这会还看不出有事那眼真是瞎。

“青儿你长大了,可是爹爹一想到你要离开爹爹,爹就不放心。”

大叔原来是因为嫁女儿的事伤感,那不正中自己下怀吗?

“大叔,那我就不离开你,这样不就好了”,落青喜滋滋的回答。

青儿,落山风怜爱的摸了摸落青的脑袋,“难得你这么孝顺还记挂着爹爹,爹爹也算欣慰。”

“只是皇上圣旨已下,这又是你的意愿,爹爹就算在不乐意你进皇宫,如今能做的也只有把你的路铺平一点。”

“以后嫁给大皇子,不能再耍自己的小性子知道吗?”落山风最是担心的就是,落青那好玩的性格。

总是偷着溜出府玩,“以后不准偷偷出府知道吗。”

大叔,你说什么呢,落青这下又懵了个脑子,“我还不想嫁人呢,特别还是嫁给那个无赖。”

青儿不得胡说~落山风斥责道,“怎敢如此称呼大皇子,要是被人听了去......”

“大叔,先不管这称呼不称呼,我今天等了你一天就是想和你说这赐婚的事。”

“月竹说我昨个承认自己和大皇子情侣关系,还说自己和宏没有关系,这事是真的?。”

“青儿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青儿你?”不不可能落山风摇了摇头,“刘太医说你的失忆症是暂时没有恢复的可能。

“大叔,我到底有没有说过这话?”落青重复的又问了一遍。

恩,落山风点了点头,不明白落青的用意。

天啊,我是被鬼迷眼了吗,怎么就是想不起自己有说过这话。

那,宏现在肯定很伤心,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青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的伤又不舒服了”,落山风担心的扶着落青就怕她身子一个娇弱摔倒。

“大叔不管我昨天说过什么,能不能当我放屁。”

“我不想嫁给大皇子要嫁也只能是宏”,落青扶着脑袋隐隐觉得脑壳疼。

“青儿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落山风睁着眼直溜溜的盯着落青,意图发现些什么。

“大叔,你就帮帮我吧,我知道你最厉害也最疼我了,你一定不愿意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落青拉着落山风的朝服撒娇道。“帮帮忙吗。”

“胡闹”,可是落青等来的不是“好啊”而是生气,“大叔”落青被吓的不自觉松开了手。

因为从相处到现在她看到的都是落山风对自己好的一面,从未看过他给我自己一个不好的态度。

而今,落青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退朝。

“恭送皇上”

“姐夫,昨日的事....”杨浦还未说完就被落山风掩住了嘴巴。

“奴才拜见落将军。”

“叶公公。”

“落将军,好福气,今日大颠上皇上亲自为青颜姑娘赐了婚,老奴现在此恭贺了。”

叶公公那里的话,落山风脸笑皮不笑,“叶公公来这等我想必是皇上找我?”

“恩,还是落将军机智多谋,刚皇上吩咐老奴下了朝带落将军去御书房走一趟。”

“这不,老奴赶着来请大将军过去。”

“叶公公客气,莫将这就随你过去。”

姐夫~杨浦有些不放心毕竟在这个时候,皇上找姐夫也只能为了那事。

“莫将参见皇上,皇上万岁。”

“起来吧。”凤离天低着头手上的笔轻沾墨汁在白色的宣纸上画上种种的一笔。

“可知朕找你何事。”

“皇上。”落山风望着金龙绣袍加身的人,心里何尝不知,只是不想由自己点破。

“山风你跟着朕多少年了?”

“回皇上差不多整整二十年。”

“是啊,二十年,你从朕的贴身侍卫头领一晃成了名震四方的大将军。”

落山风听此单膝跪了下来,“皇上的恩情莫将不敢忘。”

“诶、起来你这是作何”,凤离天停下了手上的笔。

“朕只不过同你聊聊天,你无需紧张。”

“是”

“山风你就像是朕身边的利剑,在朕的疆土山保卫者朕的子民。”

“可剑,终究是双刃的,你说要是你是朕会怎么做。”

“皇上,莫将不敢。”

“呵、夜儿这孩子聪明沉稳,朕很欣赏他,只可惜了皇后是她的母亲,不然朕不会拖着太子之位这么久。”

“这其中的道理人人都懂,你应该也懂,若说往日你是站在朕这边那么如今呢朕无法确定。”

“皇上,莫将还是莫将。“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可人心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看得透的,“朕相信山风你,只是不相信皇后一族。”

“这几年虽然有黄氏一族牵制皇后,朝堂之上也算相安无事,只是今日这圣旨一下这水被搅浑了。”

“朕担心有人浑水摸鱼。”

皇上,落山风怎会不明白他的用意,这圣旨是被逼无奈下的,君无戏言。

可这后果要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大家才能都相安无事。

“皇上若实在担心,莫将愿意尽些绵薄之力。”落山风从袖口拿出半块玉牌。

呵~凤离天看着那晶莹剔透的白玉,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一只老虎,“白虎令,看来朕没有看错人。”

北京股骨头医院网上挂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长春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江西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邯郸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