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道尊战魂 第二百六十四章 斗武场

2020-01-17 02:2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尊战魂 第二百六十四章 斗武场

旭日东起,白云满天,万能的阳光洒给大地一片生的气机,不过天气虽好,却人心沉重,因为今天是云战挑战北界门大长老司徒轩的日子,斗武场上的决战虽然精彩,却也无比残酷,因为注定着流血与死亡,没有人愿去那个充满血腥的斗武场,因为站上去了就意味着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下来,从无例外,所以那里也被称之为“生死擂台”,如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没有人愿意走上去的,显然,云战与司徒轩之间就有着这样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

睁开稀松的双眼,云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昨天晚上睡的真香,站起身来,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带给自己一夜好梦的温床,云战缓缓地走了出去”。

柳飘风,展星辰,三皇子,云柔,贾璐,邓氏姐妹一个不少的站在了院子里,看到云战出来,齐齐的走上前去。

“都来了”,看着院子里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就连大姐邓雪也在其中,云战心里划过一阵小小的感动,不由面含微笑的说道:“放心,今天我一定会赢,你们只管看着我怎么将那老匹夫斩杀的就好,无需担心”。

“大哥,我们从来没想过你会输,担心什么”,展星辰上前一步说道。

“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云战惊讶。

“应该说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柳飘风重重的给了云战一拳道:“只是想看看你赢得够不够漂亮而已”。

“哈哈哈...好兄弟”,云战双手拍着柳飘风与展星辰的肩膀:“大哥今天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绝对会奉献给你们最精彩的表演,走,妈的,老匹夫,欠我云家的血债,是时候该偿还了”,云战说完,一马当先的阔步而去。

“云弟弟”,这时,贾璐柔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见她双手捧着一个zǐ色的大酒葫芦,深情款款的向云战走了过来,温柔的像个刚出嫁的小媳妇一样将大zǐ葫芦给云战系在了腰间,而后说道:“云弟弟,这是个特制的酒葫芦,应该属灵器吧,内存空间很大,能装好多好多的酒,是我一年前路过某一个帝国的时候得到的,我知你爱喝酒,所以就留了下来,本想等到你娶我的那天在送给你的,但我想现在送给你更为的合适吧,答应姐姐,一辈子都不许取下来,我要你永远都带着它”。

看了看腰间精美的大酒葫芦,又望了望贾璐那张精致的脸,云战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既是姐姐的一片心意,战儿答应你就是,想了想云战又道,姐姐如果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去了,留下来休息吧,三个时辰内,我定回来”。

云战也知道司徒轩曾经是贾璐的老师,如今要杀的正是她当年的授艺恩师,于情于理在这个时候,贾璐不出面兴许才是最明确的选择。

摇了摇头,贾璐的眼中有着一缕雾气闪过:“我要去,姐姐要看着我的云弟弟赢,走吧,姐姐没事的,就是为你能有今天的修为高兴而已”,话落,亲热的上前挽起了她云弟弟的一只单臂,满脸之上洋溢的尽是一片满足的幸福,缓缓地向前走去...

斗武场,位于北界门的偏北部,一个斗武场就占地面积约十里,此时斗武场的四周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他们都是北界门的弟子,有外门的,内门的,主门的,来路不一,但无可非议的,他们都是为了观看今天的一战而来。

贾晴天,北界门门主,率领外门的三位长老,内门的三位长老,主门的三位长老,以及北界门刑法长老,还有一些精英弟子,都已达到高阶战狂的高手,来维持现场的混乱秩序,以免会造成没必要的意外发生,因为今天决战的两个人都是非同小可。

论实力都已达到了战皇之上的层次,这在北界门几万年的历史长河中,都是从来没有过的,毕竟能达到战皇级别的高手都已经选择离开北界门去上古战场了,除了一些年迈的长老除外,所以,今天的一战吸引了所有的北界门弟子,自然而然的,他这个掌教就担起了门人弟子中的首要护卫。

“这场面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看来今天的表演必须得精彩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些前来的观众,望着那一望无际的人山人海”,云战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道。

果然,云战的这一记笑话,惹得邓梅等人大乐,顿时忘记了心情的沉重,也跟着活跃起来:“小色狼,本姑娘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后,本姑娘亲自为你大摆宴席,请你吃酒怎么样”?

“嗯,没问题是没问题,如果在附带上一些吻什么的,我想我可以胜得更快一些”,云战摸着下巴,整出了一个极度认真加思考的造型。

“好,满足你”,这一次的邓梅落落大方的很,没有了平时的娇羞,一语直接定位。

成交,说好了,可不许反悔啊!云战兴奋的大喊道,而后身体腾空,一飞冲天,以极其潇洒的姿态落在了斗武场上,身体在度连闪,来到了斗武场正中央的位置,遥望了一下四周的一片寂静,缓缓地坐下,轻闭双目,以让人无法理解的镇定慢慢的运起功来,等待着对手也可以说是猎物的出现。

“他就是云战吗?怎么腰间还栓个大酒葫芦,不会是因为喝醉了酒,因为酒壮熊人胆,才敢来挑战我们的大长老吧,真是自不量力,哼”...

“师兄,你可别胡说,听说这个云战很有几分本事的,秒败主门第一高手段然,三招大胜尘枯木长老,就连贾掌教都要给其几分面子的”...

“咦,这个云战怎地和别人决战腰间还系个大酒葫芦呢?真是奇怪,不过看起来还挺顺眼,挺帅气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身体这么瘦小,不要是一时冲动而毁了自己啊”...

“是啊!是啊!,听说大长老很厉害的,尤其还是魂师,我看这个俊帅的小子今天八成是走不下擂台了”...

面对周围的议论之声,云战依旧我行我素的坐在那里,仿若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什么也没听到一般,任你雷电狂猛,我独笑傲风雨中,秀出我自己。

猛然间,云战将头抬起,充满杀意的目光遥空爆闪,瘦小的身影也自腾空一跃而起,冷厉的语言长传出口:“司徒轩,既然来了,现身吧”。

嗡...朵朵红云自虚空中滚滚而出,司徒轩那壮阔的身影,也自那环绕的红云中缓缓的闪现出来,慢慢的降落到了云战的视觉内百丈之处,身穿蓝袍,北界门的标志装扮,背后寒意涌动,竟是一蛇形长矛。

“云战小友,难道我们之间的恩怨除了以生死相博之外,真的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化解的了吗”?任谁都听得出来,司徒轩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恳求。

轰...全场哗然了,因为所有在场之人都没有想到,一向被他们视若天神般的主门大长老,竟会在临阵之前说出这等软弱的话来,尤其对手还是一个不及弱冠的翩翩少年,这怎能不让四周数以百万计的北界门弟子,望之而惊讶,天哪!这是真的吗?

无视于在场的万种惊呼,云战的双目中险险的就要喷出火来:“老匹夫!怎么,现在你知道怕了吗?你当日那天神般的威风都他们的哪里去了,两年前,你因为一己之私将我天元帝国,搞得是到处腥风血雨,挑战我帝国皇威在前,多次暗杀我在后,若不是我师哥师姐无数次的拼死守护,今天我云战焉能有性命站在这里,就是这般,你也没有放弃杀害我的想法,将两枚可以爆炸的火球,暗暗送给了你的弟子杨卫,在与我决战那天,欲将我除之而后快,可你没料到的是,我爷爷在最后关头,用他宝贵的生命来换取了我的重生”。

“可是老匹夫,你的百密一疏,就是忘了我也是一名魂师,在我杀杨卫的那一刻,那残留的火球所散发出来的余波出卖了你,与你产生了共鸣,让我知道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你,当日我修为尚浅,无法将你绳之以法,所以我隐忍到今天,老匹夫,让我饶你可以,除非你能将我爷爷复活,否则的话,前有因,后有果,一报还一报”。

“既然如此,那便多说无益,有什么本事使出来吧,我到也想看看天下第一风戟的弟子,到底有何不凡的本事能取我司徒轩的项上人头”,在这一刻,司徒轩在云战一口一个老匹夫的辱骂之下也怒了。

背后蛇矛闪电出世,被其牢牢抓在了手中,横立于胸前,摆出了一代宗师的风范,同时,长矛之上红光闪动,隐隐吞吐间,诡异又森然,显然,这个老家伙在避无可避之下,也要与云战做拼死一战了。

“很好,老匹夫,这才有一个爷们儿临死之前的气概,小爷我今天就满足了你这一个将死的愿望”,话落,云战仰天长啸,身体更是凌空暴掠而起,风之战甲,风之戟,此时不出更待何时,给我现,给我现,给我现..。

临潼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甘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宁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银川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