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花都特战狼王 第720章 怎么能这样

2020-01-16 16:36: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花都特战狼王 第720章 怎么能这样

冷峰看着夜色笼罩下的柳如烟,后园六角楼亭这边的光线略显暗淡,因此柳如烟整个人也恍如笼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般,看得不真切,却是有股让人无从抵抗的魅惑气质。

冷峰笑了笑,他心中何尝不了解柳如烟那番话的含义。

他伸手过去拉住了柳如烟的手臂,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他柔声说道:“你提前跟我说这些,是担心以后你出手帮助茂业集团渡过这一次的难关的时候,我知道了生怕我会怪罪你。”

柳如烟脸色微红,她轻抿着润红的嘴唇,沒有说话却已经是在默认。

“*瓜,我怎么会怪罪你呢。”冷峰笑着,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他继而说道,“茂业集团现在面临危机,如若你不出手帮助一下茂业集团,我反倒是觉得这跟你的本性不相符了。茂业集团是你们柳家传承下來的产业,不仅是你,你的父亲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茂业集团就此倒下。所以,你出手相助我能够理解。但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再跟柳乘风往來。柳乘风此人不过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他得势的时候眼高过顶嚣张跋扈丝毫不将你们一家子放在眼里。他失势有难的时候却是厚颜无耻的去求助你们。如果你们一家对他沒有点提防,日后保不准他还会做出伤害你还有你家人的事情來。”

柳如烟点了点头,她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我想帮也是帮茂业集团,至于我的大伯他只是我名义上的大伯罢了。等茂业集团渡过这一次难关,日后我不会跟我大伯有什么接触來往的。包括他所说的要利用茂业集团的资源來帮我公司发展之类的话,我不过是当做耳边风。”

冷峰一笑,他禁不住搂住了柳如烟妙曼的腰身,将她整个人往自己的身上靠着。

柳如烟檀口微启,忍不住轻呼了声,然而沒等她回过神來,冷峰的脸面已经是埋深在了她的粉颈间,传來的那一阵阵宛若蜻蜓点水般的轻吻直让她芳心一阵急促起來,娇*微微*颤着,*感的身段也随之起伏。

“你这个坏人……你还真的是不分时候不分场合啊,太坏了,”

柳如烟幽嗔了声,她连忙站起身來,否则这样一直坐在冷峰的身边跟自投罗沒什么区别,到时候她想反抗都沒法反抗。

“谁说的。如烟你就净瞎说。你看这夜黑风高的,岂非是卿卿我我的最好时机。再看这四周无人的,此地岂非就是最好的幽会场所。这天时地利都占了,无论是时候还是场合都大大的好啊。”冷峰正儿八经的说道。

“噗。。”

听冷峰这么一说,柳如烟禁不住轻笑出声來,她沒好气的白了冷峰一眼,说道:“好啦,我该回去了。我之前跟果儿还有奧丽薇亚说去一趟洗手间的,再不回去她们可要起疑心了。再说今晚的宴会可是明月主持的,你还这么不老实。”

说着,柳如烟转身就走。

“喂,如烟,你怎么能这样,那我刚冒腾起來的满腔热情可怎么办啊。”冷峰说着。

“你找若丹去,这样岂非更加的名正言顺。”柳如烟轻笑了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冷峰禁不住笑了笑,他不急于返回红梅山庄的大厅,他*出根烟点上,准备一根烟抽完了再走回去也不迟。

眼下李若丹与她的团队正在给韦恩通过TTP演示來展现出集团的实力,这相当于一张名片,让韦恩了解集团的实力以及在海外市场的建树,至于后面是否要开展合作,今晚之内不会有结果。

不出意料,接下來的几天韦恩带过來的那几名投资顾问还要针对集团的产业与自身的实力进行评估,得出一个评估报告后,韦恩才会决定是否跟集团合作。即便是达成合作意愿了,还会有一些利益条件上的谈判。

一根烟抽完,冷峰站起身拍了拍*股就往回走,然而朝前走了沒几步,冷不防的竟是看到一道身影脚步冲忙的跑了出來,他定眼一看,竟是蓝梅。

此刻的蓝梅脚步显得有些踉跄,脸色也极为苍白,跑出來后正顺着后园一条廊道快步走着,似乎想要去什么地方。

然而她走了几步之后,*腿像是支撑不住了般,一下子瘫软倒地,而她的双手正在拼命的抓挠着自己的头部,似乎正在承受着什么痛苦,一颗颗冷汗从她的额头上渗出,她张着嘴,想要叫出声來,却又克制住了,倒在地上的身躯颤动不已。

“梅姐。。”

冷峰看到这一幕后他连忙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去,他蓝梅的身体扶了起來,急忙问道:“梅姐,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蓝梅看到了冷峰,她口中粗喘着起,她强忍着此刻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一字一顿的说道:“前、前面有间屋子,麻烦你、你带我过去,快……”

冷峰见多识广,看到这样的情况后他心知极有可能是蓝梅身上的暗疾发作了,他脸色一沉,将蓝梅拦腰抱起,快步的朝前走着。

蓝梅此刻已经浑身乏力,她那堪称是熟透了的身躯完全趴在了冷峰的身上,所带來的是阵阵沁人心脾的娇*柔软之感。

不过此刻冷峰也无暇去感受这些,他心急如焚,心知蓝梅这种状况如若不得到迅速的缓解,那后果将会很糟糕。

冷峰抱着蓝梅往前快步的走着,这条廊道尽头,有着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原本红梅山庄就是蓝梅的产业,指不定蓝梅在红梅山庄的时候就住在这三层小楼内。

“梅姐,是这栋小楼吗。”冷峰语气急切的问着。

蓝梅点了点头,她都要说不出话了,那种头疼欲裂仿佛有着千百根银针扎头的刺疼之感都快要让她失去了理智。

冷峰抱着蓝梅快步走进了这栋小楼内,小楼沒有锁门,他直接推门而入。

“上、上楼,二楼右手边的房间……”蓝梅急促的说着。

冷峰二话不说,抱着蓝梅蹬蹬蹬的就跑上了二楼,來到了她所指点的那间房间内。

北京市西城区妇幼保健院
常州市德安医院
湖南治疗阳痿方法
江门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芜湖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