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凤火九转 卷六十八 畏惧

2020-01-14 10:0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火九转 卷六十八 畏惧

声如金铁!

能够确实感觉到林野实力得到了提升,但上涨的空间完全在可接受范围以内。既然无论力量、速度依旧还是自己占优,那么战斗节奏就应该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才对。

应该是这样才对!

可这隐隐的不安究竟从何而来?!

现在的自己应该是无敌的!

喀。

再次以最直接的方式与林野进行碰撞、而后发出一声闷响,安格被白铠披覆的手臂敏锐感觉到对方拳压再次增强了几分。

给我滚!

因为近身肉搏的缘故,林野的面孔在安格眼中印照的无比清晰。虽然安格憎恶的东西有很多,但直到今天他开始觉得自己发现了最讨厌的一个。

“林野!”

几乎是咆哮着将汹涌的威能灌入手臂,安格磅礴无匹的巨大力量将那该死的劣等种瞬间击飞出了百米之外!碎石崩塌激起的粉尘之中,安格甚至都没能来得及略略喘息就不得不再次抬肘格挡!

嘭!

耳中似乎听到了铠甲被破开裂隙的轻微脆响,被冲击撞出的安格重新落地。摸了摸臂甲,将指尖那并不属于自己的腥红置于鼻翼下嗅了嗅,安格无比嫌恶的将血渍搓淡。

“这种无意义的自杀式攻击,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几乎比语句间的停歇更快,安格表层护具所受到的细微损伤便已消失不见:“不论如何挣扎、反抗,都无法弥补你与我之间质的差别。林野,你可不要会错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再次重新摆好冲锋架势的对手,安格面上狰狞似豹:“在你面前解放真名,并不是因为你真的有多了不起,而是为了让你进一步认清自己与我的差距罢了啊!所以,少给我得意忘形!你这该死的劣等种!!!”

“毁道之三十三·白雷闪!”

完全舍弃了吟唱,随着召唤声一道晃眼的闪电几乎是立刻便将林野所站立着的位置轰击出了可怕的坑洞!空气中残存的灵力仍在激荡,安格想也未想便回身、拧腰、腾跃,纤长的食指飞速点出!

“毁道之七十一·双牙崩!”

两道弧度骇人的漆黑獠牙自安格身侧呈绞杀状斩出、而后互相碰撞发出令人不悦的咀嚼声。看着被重新被逼回十步开外的林野,暴怒面现轻蔑。

“现在的你,真是丑陋。”

“......”对方刚刚的招式再次在林野肋间撕开了一道可怖的血口,黏稠甜腥的液体早已将他身上几乎所有的布料完全浸透:“......哈。”

“我已经有些厌烦了。”将垂于身侧的右手平举,安格嘴角牵扯起恶毒的弧度:“现在的你,就连靠近我的资格都失去了。你此刻的匍匐之姿,才是身为劣等种面对神祇时该有的谦卑与尊重。”稍远处剧烈喘息的林野目光中凶性不减,安格狠啐了一口,右腿前跨:“所以,既然已经明白了你与我的差距究竟何等巨大......那么就带着无尽的悔恨与恐惧,像之前的那些废物们一样去死吧!”

“本源·以东王剑!”

地面上细小的碎石开始颤栗,空间也不断扭曲重叠了起来。随着主人的召唤,闪烁着金光的长剑自安格额前上方的六芒星阵中倒悬而,缓缓悬浮于半空。

“当去到地狱时,记得和冥王吹嘘自己是死在以东王剑之下。”手掌前探,安格轻轻抚了抚剑柄处那颗硕大璀璨的红宝石,而后迅猛将剑挥下:“能够亲眼见识并体会到神器的威能,是你此生所能获得最大的恩赐了!现在,拥抱你身为爬虫应得的命运吧!”

“西洱星辉!”

黄金光辉裹挟着开天辟地般的无上锋芒瞬间将猎物吞没,而将这令人生厌的低等生物撕开应该就如用银质餐刀划开牛油一般轻松写意。

“......吵死了。”

原本顺畅的劈斩动作遇到了阻碍,光芒瞬消。惊愕看着紧紧卡在林野肩胛骨三寸内的剑身,安格面上满是不可置信。

“你......?!”

“一直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唧唧歪歪的自说自话。”按压于锋刃上的手掌几乎同时便被自己的血液浸染,极近距离下的林野带给安格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以往:“你是真的很烦啊。”

“你还倒真出乎意料的结实呢。”似乎早已将之前所说再贬低林野等同于侮辱自己的言论完全忘却,暴怒将手掌往下的力道再次加大。几乎与林野脸贴着脸,安格眸中盛满疯狂:“不过,这又能如何?你依然无法避免被撕裂的厄运......劣!等!种!”

“劣等种、废物、劣等种、废物。”没有丝毫退让,因为大量失血而苍白如雪的林野面上汗珠滚滚而落:“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你们A·S真的傲慢到让我感觉恶心。尤其是你。”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明明基因弱小到可笑的垃圾永远都摆不对自己位置,所以我才会这么生气啊!”剑刃触碰并伤害到骨骼的嘎拉声听在安格的耳中犹如天籁,此时他反倒有些庆幸以东王剑刚刚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了林野的生命:“而且......傲慢?当你开始觉得上位者的我傲慢时,就表明真正傲慢的人是你啊!林野!!!”

“刚刚你不是还说要为别人复仇吗?”扇了扇鼻翼,林野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安格感觉到了无比的愉悦:“简直笑死人!”

“既然如此,那么......”身躯已经开始摇摇欲坠,林野仿佛如果失去了剑身的支撑立刻就会栽倒。也不知是无意抑或真的因为已经到达了极限,哪怕甚至在双方如此接近的情况下林野声线也逐渐开始变得几不可闻:“你为什么要怕?”

“荒唐!现在好像猪猡一样待宰的是你而不是我!我怎么可能......?!”

“嘘。”

将原本放在肩头的右手食指置于唇前,林野制止了几乎是立刻便面色勃然的安格。虽然语调虚弱,但此刻的林野却仿佛带着一股压倒天地的气势。

“你有没有听到......那声音?”

喀!

鄂温克族自治旗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大连看癫痫病价格
青海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韶关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