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有妖气客栈 第四百零一章 战饕餮

2020-01-16 19:3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妖气客栈 第四百零一章 战饕餮

风雨中,怪哉记起了刚成为人时的时光。

初尝人类食物,被狗追咬,徘徊在湖边,遇见对她说喜欢的叶子高和小老头时的疯狂。

慢慢的,泪水漫过双颊。

胡母远伸手揭开她的青纱,看到了她无声流泪的样子。

“对不起。”怪哉想要转身,被胡母远按住了,“为什么要对不起,我喜欢你丑的样子。”

胡母远指了指自己那张脸,“若要看漂亮的,我每天照镜子就可以了,普天之下再无英俊超过我的人。”

怪哉被他自恋的样子逗乐了,胡母远继续道:“我娘说过,相爱成亲,就是在找你人生中缺的那一部分。”

“我走了很多地方,只在你这里找到了。”胡母远说。

“你是在说我世上最丑?”怪哉泪迹未干,眸子中泛着笑,问他。

“我就喜欢丑的。”胡母远说,俩人微微一笑,握紧了彼此的手,这时怪哉已经不再冷了。

她记起了余生在他她刚来时说的话:不是所有毛毛虫都将破茧成蝶,但我们可以做最好的自己,静待幸福敲门。

余生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若幸福一直不来敲门,那一定是太丑,太穷了。

“轰隆”,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啊”,怪哉清晰看见,在西山山头出现一长着角的头。

那角像山羊角,双角中间有一层浓密白毛,一直垂在额头,如刘海一般,把眼给遮住了。

至于头的模样,怪哉没太看清楚,但它的大清楚映在脑海里,一颗头甚至比一座山头还大。

那头看脚下镇子时,或许就如狗子在看脚下的蝼蚁。

只是怪哉奇怪,这妖兽是如何看见前方路的?

听到怪哉惊叫的胡母远抬头向西山看去,见原本不动的西山阴影在不断增高,显然是妖兽正踏上山头。

无声的压迫最为骇人,如一块巨石压在胸口,让人说不出话,只能瞪圆双眼。

阴影很快站在山头岿然不动,不知在做什么。

就在怪哉他们忐忑时,“轰”的一道雷在怪哉俩人心中炸响。

只见一串,大小如圆月,排列如对勾,闪烁着猩红色光芒的眼珠子出现在视野内,直直盯着镇子。

“轰隆”,天空又一道闪电,让众人彻底看清它的真容。

这头妖兽有着羊一样的身子,人一样的面孔,头发挂在脖子后面,像人留长法时的模样。

至于额前被刘海挡住的地方,那里根本没有眼,眼珠子全在肋下。

令人惊恐的还是这头饕餮身形的巨大,山丘在它肚皮下,它高出西山一头,居高临下看着镇子。

“这,这饕餮,真他娘够大的。”站在窗户口的蛇精脸惊讶的说,然后抬头看东面,依旧毫无动静。

蛇精脸上有了惊慌,扬州城的诸位城主不来,那他真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白眉老者也被吓一跳,在这样的妖兽面前,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昂~”探头向镇子,饕餮一声长啸,“轰”的一声,平地起风。

散落在石桥前的牌坊废料被吹走,槐树上预警的钟被枝桠“当当”敲个不停。

直到“咔嚓”一声,树枝断裂,裹着钟向东面滚去,砸破一堵墙,屋顶继而被怪风掀起。

整座镇子在瑟瑟发抖中,只有客栈安然无恙,岿然不动。

“哞”,水牛站街道中央,对飞沙走石视而不见,朝西山上怒吼一声。

“昂”,饕餮仰天长啸后,怪哉看见阴影动了,接着一道雷劈让她看见,只用一步,饕餮已经在半山腰。

高高的竹林,在它脚下,就像一丛杂草。

见它动,水牛也动,为避免饕餮伤及客栈,水牛低头向饕餮迎头冲去。

“小心!”怪哉喊,却见水牛在跑到原来牌坊的位置时,腾空一跃到空中。

“哞~”水牛在空中拖着长音吼着,越来越嘹亮,而在嘹亮中,陡然变作了一头巨牛。

巨牛不及山高,但在饕餮面前已经不是那么不堪一击了,它一头向饕餮撞去。

饕餮步态从容,又走一步后,面对撞来的牛,抬起前右蹄,“砰”的一声,把水牛拍走。

怪哉在电光中瞥见这一掌,饕餮的蹄子如人手,只是要大上很多很多。

牛落在地上震的地面颤抖,一连滚好多圈,把上游树木撞到一大片才稳住,挣扎的站起来。

饕餮贪吃,似乎永远也吃不够,而眼前这头身形只比它小两圈的牛无疑很可口。

它向前走几步,牛后退几步。

见牛似乎想引开自己,饕餮歪了歪脑袋看他,然后一巴掌拍在一棵棪木树上,连根带叶,棪木树向客栈撞来。

“找角落和桌子趴下。”胡母远拉回怪哉,对大堂胆战心惊的百姓喊。

百姓慌乱起来,楼上的白眉老者道:“快,下去帮忙护着百姓。”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高大,粗壮的棪木树摔在客栈屋顶。

在众人捂住头,将承接落下来的厄运时,客栈却只晃动一下,抖了抖灰尘,安然无恙。

胡母远望着楼顶,呆立片刻后喜道:“这是东荒王的屋子,饕餮奈何不了他,只要我们不出去,不会有意外。”

百姓还没醒悟,“砰”的一声,又有一棵树摔在客栈上,客栈晃了晃后又安静下来。

“真的是,怪不得当初黑龙肆虐时,老余也让咱们躲进来。”里正大喜过望。

只是怪哉不乐观,因为客栈若真防得住饕餮,牛又何必上去以死相拼?

她目光穿过窗户看到,退下去的水牛又冲上去,这一次饕餮不再打飞它,而是张开了血盆大口向水牛脖子咬去。

饕餮的牙口颇似虎,两颗虎牙般的牙柱子闪着寒光,只要被咬住,势必要掉下一块肉。

眼见将被咬到,水牛前面身子忽然停住不动,以两个前蹄为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甩尾。

这一招还是余生教给它的。

当初年少时,余生无马,只能骑牛,作为前世差点上清明山的老司机,余生免不了炫个技。

“砰”的一声,等着用餐的饕餮左脸颊被水牛一屁股甩上去,不由的向右歪去。

但也只是如此了,二者力量相差太远了,饕餮只一偏,很快把头扭过来,照着牛屁股就是一口。

水牛再离开已经晚了,后臀被饕餮硬生生撕下一块肉,血漫天飞。

“哞”,水牛惨叫着,踉跄着逃离。

饕餮不追,先把块肉吞肚子里,然后向镇子踏一步。

有镇子在,不怕这头蠢牛跑掉。

怪哉心疼的看着水牛,它喘着粗气,绝无再战之力,下一次撞上去就是找死了。

恰在这时,挂在窗口的咸鱼睁开了眼,在怪哉惊讶中,听它张口道:“现在,该我咸鱼翻身了!”

商丘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首钢长钢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廊坊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咸宁癫痫病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