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君炎 一百二十五节 地狱变

2019-12-04 13:5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炎 一百二十五节 地狱变

是什么?

那是什么?

雷斯特只觉心乱如麻,刚刚他那必杀一击,居然被苏君炎一眼破去。

而那一眼里的东西……

雷斯特不知道,他从没见过那样怪异强悍的精神冲击,那是决然不同于一般念力系术士的精神力,以及那精神力里所蕴藏的东西。

在刚刚那一秒钟又或是无限长的时间里,他仅仅只是匆匆一瞥到了一个片段,一个细节。

那是火,无比汹涌澎湃的火。

就是这火,灼伤了他,让他所有的攻势毁于一旦。

他不知道那火是什么,只知道苏君炎这个人,真的不简单。

虽然他只有区区五阶的等级,可是他的真实实力,完全远超其上。

“怎么,你就这点本事了吗?”这时,苏君炎忽然打断了雷斯特的沉思。

雷斯特年少成名,又在第十一次净化战争中积累下赫赫战功威名,向来狂妄无羁,性格又偏激阴沉,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挑衅蔑视。

如今苏君炎出言相激,就算他心里已经知道了苏君炎的厉害,不敢小看他了,却还是暴怒不已,决心今天就要将苏君炎灭杀当场。

杀心一起,他也不开口说些什么了,只是凝聚起心神,开始配合着他额头上明灭的施法魔纹构布起了他的绝杀之阵。

苏君炎很了解雷斯特的性格,在他刚刚遭逢一挫时,出言相激,就是为了让他恼怒,怒中出错,露出破绽。

此时看他闭口不言,额头上施法魔纹不停明灭,就知道他已经是准备动用杀招。

苏君炎也不再开口,抬手弹指一挥,他手背上的施法魔纹连闪,就是三发火球接连不断地朝着雷斯特冲去。

这正是苏君炎的得意之技,连射火球,而且在他晋升到五阶以后,他对这个技法又有改进,此刻叠加了起码有四个加持咒术的连射火球,威力已经直追六阶咒术火龙之息,颜色也从普通的火红转向蓝色。

他这一招,为的就是继续试探雷斯特,如果雷斯特手忙脚乱,那么接下来等着他的,将是苏君炎连绵不绝的轰炸。

可是雷斯特并没有慌乱,他冷眼看着苏君炎还有那些连射的火球,一动不动,额头上的施法魔纹还在明灭,而且明灭的越来越快,越来越频繁,而那连射火球却在到达他面前之前,忽然消散成了黑烟。

最终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居然是一边施法,一边还分神将苏君炎的连射火球通过类似屠龙术之类的手法,硬生生用咒术去分解了。

不过想来也是,如果他没有这种一心二用的信心,也绝对没可能敢在苏君炎的面前大刺刺的施法的道理。

与此同时,就在雷斯特破去苏君炎咒术的同时,整个环形竞技场忽然出现了奇怪的变化。

竞技场还是那个竞技场,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原本平静的空气里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的波纹,这些波纹还不仅仅只限于竞技场之内,出了中央看台以外,别的看台上都是出现了这些奇怪的波纹。

人们起先不以为意,但很快就发现,那些波纹并不普通,只要稍一凝视,居然就会产生在凝视深渊之感,莫名的就会产生恐惧。

这种现象,苏君炎也很快发现,但他并不感觉到恐惧,只感觉到凝重,他知道这是雷斯特在布置杀阵,而且他没有想到,雷斯特的杀阵范围之广,居然已经蔓延到了竞技场之外。

他知道必须速战速决了,否则很有可能造成他无法想象的后果。

“发现了吗?”似乎是察觉到了苏君炎的变化,雷斯特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徒然变得低哑无比,他死死地凝视着苏君炎,大吼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拥抱地狱吧!”

这一声,他几乎是声嘶力竭,他原本还算俊俏的面孔也在这时变得狰狞无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苏君炎的错觉,他忽然觉得雷斯特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衰老。

但是不及苏君炎细想,也不及他出重手,雷斯特已然用他那可怖的双眼凝视向苏君炎。

这一次,雷斯特的眼里没有了如光的潮水,而是彻底的深邃的一望无际的可怖深渊。

第二次对视。

苏君炎忍不住退了一步。

这一退,他发现了事情不对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次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全无感知,他的心眼,以太都没有任何反应,但他四周围已经满是黑暗。

就像是真正的深渊。

他在不知不觉中,堕入了雷斯特营造的深渊里,还在一直坠

,一直坠,一直坠。

没有出路。

看台上,那些起初只是有点不适的观赏者,此时很多人已经露出了真正的恐惧感,很多人不想去注视那些奇怪的波纹,但那些波纹无处不在,迫使着他们一定要去凝视他们。

然后很多人陷入了莫名的恐惧里,更有人已经坠入了莫名的幻境中,不自觉地发出了惊恐的喊叫,最不堪者甚至已经跌落到了地上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环形竞技场一片混乱,凄惨犹如刑场。

而高踞在中央看台上的人,却是一片漠然。

“这样不太好吧。”终于过了很久,奥莉薇亚有些不忍地说道,她一方面是不忍那些人的惨状,一方面是看到苏君炎此刻似乎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很是担心。

但她虽然身份高贵,但在这种场合,也不太说得上话,没有人搭腔。

而在另一边。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一招应该是……”魔纹术士协会这一边,一个念力系大师皱起眉头欲言又止。

“地狱变。”霍克冷冷地接道,“这种邪术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实在该死。”

“哼,难不成你是怕你的那个弟子输的太难看丢了你的脸?”纳格罗斯对苏君炎恨之入骨,此刻见他似乎身陷死境,自然巴不得雷斯特手段越烈越好。“看赏。”最终,居中的阿什纳约结束了话题。――――――――――――――――――――――――――――求推荐,求收藏。

;

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四川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权威医院
分享到: